读书者小说网 > 重生之金融猎手 > 第九百二十三章 资本的力量(一)

第九百二十三章 资本的力量(一)

        “苏总,你好,我是新云科技公司的雷家明,我们公司,是一家以净水器产品为主的企业,最近我们公司正准备开发一款新的产品,前景很好……”

        “苏董事长,我是昌和实业的周发,我们公司是一家实木家具企业,都说现在是后房地产时代,随着房价慢下来,人们的生活水平和需求提升,家装市场,一定会连续火爆,目前我们想扩大经营规模,走出南华,走向全国……”

        “苏总,我是南华银杰互联网公司的,我叫乔逸,我记得你曾经说过,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未来的金融服务,也会搭上互联网的这班快车,迎来突破性的发展,我们银杰互联网公司,就是一家专注金融服务的银行交易系统开发企业,目前我们因为业务发展过快,有些资金上的问题,希望苏总的‘天越资本’集团,能够……”

        “苏总,我是……”

        苏越看着这些突然间,涌到自己跟前的这些人,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说了几句,才反应过来这些人是自己的公司遇到困境,急需融资的企业老板。

        “项目融资方面的需求,集团有专门的业务部处理和审核。”苏越打断众人的话,也不问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又是怎么进来的,直接说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们不谈业务,也不谈工作,各位朋友若是来祝福的,那无论是我还是大家,都很欢迎。”

        “但若是来闹事,那想必结果就不太好看了。”

        “过了今天,各位有需求,尽可以找集团的相关业务部门洽谈合作,我相信集团业务部在这方面的能力和眼光,不会埋没任何一个送到眼前的好项目,更不会未经审查,便将你们拒之门外。”

        “苏总,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涌过来的人里,那位叫周发的中年男子,有些卑微地说道,“我们是听见苏总您回到了长陵,想让你帮帮我们这些长陵的老乡创业者,这才急忙赶过来。”

        “我们没有其它的意思。”

        “就是想让苏总您看看,我们手里的项目,还能不能发展,有没有值得您投资的潜力。”

        “我们知道您忙,平时大家也见不着您。”

        “所以……”

        “我承受我们这样,唐突了一些,不合适,但我们平时,也没有接触您的机会。”

        “只能出此下策!”

        “这样吧……”苏越看着眼前这些深陷困境的老板们,知道他们为了让自己手里的企业活下去,闯到这里,也算费了一番心思,就这么驱逐出去,多少有些寒人心,毕竟这些人,也算是他的目标投资客户,说不定确实有值得投资的项目存在,微笑地说道,“你们可以先找安助理登个记,把项目书留她那里,我有空的话,会看的。”

        众人听见苏越的话,知道这多半是托词,但双方地位不等,再加上自己是豁出面子,求上门来的,没谈条件的资格,只能是沉默地纷纷点头同意。

        许多人在心里轻叹的同时,却也在幸庆。

        毕竟虽然没能获得确切的结果,但是终究见到了苏越本人,递上了关乎企业未来命运的项目书,有了引入'添越资本'集团,成功融资的一线希望。

        “阿越,真不好意思!”

        冯建勇看见情况不对,急忙赶了过来:“我也没跟他们打过交道,根本就不认识,也不知我爸是怎么放他们进来的。”

        “只是这些人一到,就人手一个红包的递,我原本是想着今天这日子,怎么也不能伸手打笑脸人,却没想到……他们的目标是你。”

        “无妨!”苏越说道,“都是一些病急投医的人。”

        苏越说话间,却见又有一群不认识的人,向着自己和冯建勇涌来,神态跟前一波差不多,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同一时间……

        作为主人,在楼下大厅迎客的冯叔和帮忙的苏父,眼见越临近饭点,来得人越多,而且多是一些满怀热情,但他们并不认识的客人,一时间,心里也犯了嘀咕。

        “云梁,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冯叔眼见来的客人,远出自己所料,心里一头雾水,“我家建勇,好像也没这么宽阔的人脉啊,刚刚跟你说话,进去的那是咱们长陵的一位领导吧?我们这种小门小户,怎么也搭不上这样的领导啊……真是奇了怪了。”

        苏父琢磨了一阵,大概知道这可能是自家儿子的原因,笑着道:“老冯,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加上何家也来了不少亲戚,上门的客人,自然是来得越多啊,这样才会显得你们家建勇的本事,让婉莹的娘家,也备感荣焉。”

        “这样……以后建勇的日子,才过得舒坦。”

        “你呀……尽管收红包就是了。”

        “哟……老厂长,您也来了?”苏父说话间,看见迎面走来的一个退休的六七十岁老人,急忙迎了上去,“您今天可是稀客啊。”

        “什么稀客不稀客的。”老人精神很好,很是赞赏地看着苏父和冯叔,“想当初,你们俩还是我签字,安排你们到车间的,一晃快三十年年过去了,我也老了,你们也离开了厂里。”

        “好在后辈努力……”

        “你们生养了两个好孩子啊,为我们华锋钢铁厂出来的职工家庭,争了不少光。”

        “现在……你们也是到了享福的时候了。”

        “您今天来……”冯叔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儿子,绝对没有那么大能力,让老厂长上门攀亲戚,不禁有些犹豫地道,“应该还有其它的事吧?”

        老厂长看着两个小辈,也没隐瞒,呵呵笑道:“我今天来,是找云梁的,当然……顺便也来凑凑热闹,走动走动?”

        “找我?”苏父一愣。

        他和妻子,早就离开华锋钢铁厂了,老厂长突然找他干嘛?

        “对!”老厂长微微颔首,“最近大半年,厂里效益越来越不好,不是因为行业整体情况导致的,是因为我们的产能、设备越来越落后了,像我们这些人一样,越来越跟不上时代了。”

        “再加上华锋钢铁身上的担子很重,咱们长陵,算上退休的,依然有差不多7万人,上万个家庭,需要靠它养活。”

        “咱们长陵,要发展成省里重点经济市,财政的压力也很大,没有几十上百亿的资金,投入到华锋的产能、生产线改革之中。”

        “于是…现任董事长就找到了我这个老头子。”

        “说是市里想引入企业混改的路子,即引入民营资本,来对华锋钢铁进行改造,使企业重现活力,继续在市场上保有竞争力,更好地发挥华锋钢铁在长陵、南华片区的作用。”

        “按照市里的意思。”

        “他们最乐意的民营资本投资方,自然是你儿子的'添越资本'集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儿子也是咱们厂培养出来的,这里面有很深的渊源。”

        苏父听到这里,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过来。

        老厂长这是受人委托,以当年的一点情谊,让他劝说儿子,以'添越资本'企业的身份,接下华锋钢铁的这个摊子。

        “老厂长……”苏父顿了顿,开口道,“这事我说了不算啊,政府有这方面的打算,那应该开诚布公的和企业谈判嘛,阿越是个明事理的孩子,他从小在厂区附近长大,对厂也是有感情的。”

        “这里面的问题……”老厂长轻轻说了一句,又突然住嘴,转移了话题,“我也就抹不开面子,帮忙传个话,最终的结果怎么样,那已经不是我能考虑的范畴了。”

        “好了,话我说完了,现在……我也该上去看看孩子们了。”

        说着,老人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最后又不自禁地拍了苏父的肩膀一把,满是羡慕地道:“小苏,你生了个好儿子啊,长陵的未来发展,一半的希望,都在他的身上。”

        苏父听见老厂长这话,内心震动,久久不能回神。

        随着苏越的快速成长,他已经不清楚儿子到底已经走到了哪一步,如今……看见这些毫不相关联的人,在这种场合,也要纷纷奔着儿子而来,他才骤然惊觉,儿子的能量,恐怕比他往常的所有预想,都要庞大得多。

        “混改?没听老姜说过这方面的事啊!”等到老厂长离开,冯叔嘟哝道,“而且听老厂长的意思,这跟阿越有极大关系,真没想到……阿越居然已经走到了这么高的地位上……如果阿越的公司,能参与混改的话,那以后,华锋钢铁,是不是也有老苏你们家的份了?”

        “听老厂长的意思,怕你没这么简单。”苏父说道,“可能是个火坑,也说不准。”

        “这样的话,那你就当没听过。”冯叔说道,“阿越能创建那么大的公司,肯定能分清楚这里面的利弊,让他们自己去谈,就行了,反正我们已经离开了厂子。”

        苏父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老冯说得对,这种事,他反而没儿子看得清,还是不要干扰儿子的判断为好。

        简单的议论之后……

        俩人回过神,却见客人依然络绎不绝而至,心头,不禁涌起一阵吃惊。

        “老冯,这里我来应付,你赶紧去叫建勇,让他通知酒楼厨房,至少多安排十桌人。”苏父说道,“看这情形,今天的客人,恐怕比建勇结婚的时候,还要多上许多。”

        冯叔处事,远没有苏父利索。

        听见这话,急忙一路小跑上楼,通知儿子赶紧加餐,以防客人到了,没位置坐,处在那里尴尬。

        冯建勇也没想到,突然间来这么多人,急忙通知酒楼经理,一口气承包下了整个天香酒楼宴会厅,增加了二十桌左右。

        “哇……好多人!”眼见宴会厅里越来越喧闹,苏小月环顾人群,也很是诧异,“感觉比建勇哥哥结婚的时候,人还多。”

        “多数人,都是奔着你哥哥而来的。”韩月彤敏锐地接话,“你注意那些人的眼神,基本上视线都没离开过你哥哥的身影,只是很多人觉得自己身份、地位不到,不敢第一时间,上去打招呼而已。”

        “我哥又没长三头六臂,这些人干嘛如此?”苏小月有些不太明白,“不是说……权力,才会让人趋之若鹜吗?”

        “资本也会!”韩月彤盯着已经被一群她所熟悉和不熟悉的长陵市政商两界知名人物围住攀谈的苏越,轻声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可是从古延续至今的,你哥哥现在……所代表的,就是资本,而此刻,让在场的无数人趋之若鹜的,就是资本的力量。”

        “可……攀谈两句,就能从我哥那里,获得切实的好处吗?”苏小月纳闷地道,“我哥又不是神仙,能够出口成金!”

        “那你就不懂了。”韩月彤说道,“以你哥哥现今在金融市场的影响力,还真能出口成金。”

        “天下嚷嚷,皆为利来;天下熙熙,皆为利往。”

        “利益所致,面子,脸皮,志气……这些东西,自然有时候,也成了可以舍弃的了。”

        “我猜,这里的许多人。”

        “一是为了想要你哥哥的'添越资本'集团投资,解决他们的资金困境;二是眼红当前'添越资本'集团相关基金份额合约的赚钱效应,看能不能从你哥哥这里找到突破口;三是来探听消息的,看能不能从你哥哥这里听到关于什么股票呀、债券呀、外汇呀之类的投资信息,或者说其它行业的投资性机会。”

        “你哥平时难得回长陵。”

        “再加上,这里的绝大多数人,身份地位都不是很高,正式场合,跟本无法见到你哥哥一面,所以……今天这种非正式场合,他们才蜂拥而至。”

        “一个两百块到五百块钱的红包门票,便可以见到能够给他们指引财富之路,能够解决他们资金困境的人,而且说不定还能攀谈两句,建立最基础的交情。”

        “这样的生意买卖,不是很划算吗?”

        “简直比花几百、上千块钱去抢购一张明星演唱会门票,远远地瞧上一眼,听上一耳,来得划算百倍啊!”

        “是这样吗?”苏小月瞧着哥哥被众人簇拥、主动攀谈的背影,心里划过哥哥仿佛巨人一样,背负着家庭、朋友,还有许许多多责任的魔幻画面,莫名地涌起许多感动,“哥哥,这便是你为大家构筑的根基,这便是你的追求和梦想吗?”

  https://www.dushuzhe.cc/book/26939/19621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c。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