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成为了道医之后 > 六四零 人心恶念如海

六四零 人心恶念如海

        李郸道看见这一幕,便已经预感不妙。

        而画风一转,转到了那处城北徐公家。

        却是高门大院,二十七八间屋子,里外三层,东西南北四厢大院。

        此时大红灯笼,高高挂起。

        一辆花轿子自小门而入,就请了几家好友亲朋,也没有大摆宴席。

        和江雪儿拜堂的,甚至不是徐公本人。

        而是一头野猪。

        那野猪戴着大红花,黑色的鬃毛,发黄的獠牙,看上去有两三百斤。

        江雪儿脸色发白,连着她那个老娘,也吓得一颤一喘。

        ”九太太见谅,这是我们家徐公自小养到大的宠物,很通人性的。”那奴仆似笑非笑,且大有深意的开口道:“姑娘日后接触的时日还长着呢,得尽快适应才行啊。”

        “那为何是跟一头畜生成亲啊?”江雪儿的母亲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那惨白的劣质胭脂水粉,卡着皱纹,让那人厌恶,挥挥手道:“畜生?这位老爷吃的一顿,抵得你们过一个月的好日子。”

        “我们老爷昨日天香楼喝多了,现在还起来不得,你便跟着这位爷拜堂,是跟咱们老爷拜堂一样的。”

        江雪儿咬着牙,两行眼泪落下。

        只得委屈求全,跟着这头猪拜了堂。

        随后便被锁进了闺房。

        而那些宾客似乎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是一件怪事。

        只是那江雪儿此时早已经握着一把剪刀了。

        心中忐忑,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却是打算,若是所托非良人,便是今日之辱,做鬼也放他不得。

        而因其仔细听着,一直到了夜里,依然不敢睡去,滴水未进。

        至于三更,才听到声音:“老弟真是好艳福啊,又娶了一个?”

        “哪里,哪里,算不得小弟娶妻,只是花钱买来,只是你我毕竟是有身份的人,若是不合规矩,那便大大的不好了。”

        “哈哈哈!是极,是极。”

        “这女子娶来,还是完身,小弟却还没有享用过,还请大哥帮小弟我验验身子,等着大哥验完了身子,鸿运当头,日后官场必然平步青云。”

        “哈哈哈,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这小娘子是你府上的,还是贤弟先请,为兄再至。”

        竟然兄友弟恭了起来。

        李郸道看到这里,心中已经冒了邪火。

        只见那进来一高瘦,一胖大两位男子。

        而那两人一进来,那高雪儿便已经一剪刀往脖子上扎去,血溅床幔,当场死去。

        “晦气!”那胖大男子冷脸:“贤弟就是这样款待为兄的?那万贯家财,荣华富贵,我看是已经受用够了!”

        “哪里知道,竟然是一位贞洁烈女,明明已经吩咐她们给喂下药水了,大哥放心,小弟三日之内,必定为大哥再准备一位处子。”

        此时幻境聚焦在那江雪儿瞳孔之中,无尽的怨气散发出来。

        只是那二人已经走出此间,连处理尸体也是不愿的。

        到此时幻境便已经结束了。

        “前些日子我座下伏魔元帅杀了一头猪妖邪神,好***子,便是他?”

        李郸道开口问道。

        “并不是。”

        “那只是那位徐公养的那头野猪罢了。”

        “那人乃是一位只手遮天的官场人物,可一言定我等小神香火信仰,因此我等不敢提及,而且那位也有一位神明指点。夜游神,日游神,都不可记录其善恶功绩,似乎是一位高位冥神。”

        李郸道点头:“如今本帝在此,尔等不必畏惧。”

        随后扔下令签,:“将那城北徐公拘拿魂魄来,本帝亲自审他。”又道:“那江雪儿魂魄如今何在?”

        “那江雪儿由于是嫁衣女鬼,十分凶厉,已经被压入冥狱了。”

        “将她带出来。”李郸道开口道:“既然阳寿未尽,只能在阳间逗留,借尸还魂又有碍天规,便令其做个女吏吧,积累功德,以待下辈子生在好人家享福去。”

        “刚刚好,这里尸位素餐的太多了。”李郸道哼一声道。

        只是见他们迟迟未动,不由得怒斥道:“怎么还不动?”

        “启禀帝君,那冥狱如今关押了太多恶鬼,因此只能送鬼进去,不能放鬼出来,而且已经没有人敢进去了,里面恶念如海,我等阴神进入便会被污秽神体,堕落为煞神,恶神,邪神。”

        “只有阳神才可随意进出。”

        “若是有业力的恶鬼,关押也只是消除其孽力,只有有怨,有冤之鬼,被你们徇私枉法,才会日久生出此种怨毒恶气。”

        “若是爆发出来,只怕不是瘟疫,便是地震,此种业力爆发,便是天神下凡,也只能等起宣泄过后,才敢直面其锋芒,到时候生灵涂炭,第一个死的就是你这个城隍!”

        “是,是,是,敢问帝君,可有解决的办法?”那城隍头颅越低越下,姿态放得低低的。

        李郸道叹息一声:“自然是先平其凶性,要选一件祭品了。”

        那高壘惊愕。

        却见自己的头颅已经被一剑斩落,便是刚刚自己低头的时候,李郸道竟然已经下手了。

        旁边抚伯骇然,两股战战,几乎就要逃走。

        却被一股压力压住,不敢离开。

        李郸道开口道:“临川城隍尸位素餐多年,民怨堆积如海,失德枉法,经考评,下下,褫夺其城隍之位,斩其头颅,折其阴寿,打入冥狱,平息鬼怨。”

        李郸道说完,那无头城隍便应声倒下,一道城隍法印飞出,被李郸道收入这阎罗鬼帝印之中。

        自此立下根基,算是除了枉死城外,第二座城池。

        而那临川郡外,一段汉代古城墙也应声倒塌,从其下跑出不知道多少老鼠,蛇虺。

        而李郸道提着高壘的尸体,直接扔入冥狱。

        果然万鬼噬魂,无数的恶鬼冤魂将其啃咬:“狗官!”

        “还我清白!”

        “杀!”

        城隍二十四司之神加上抚伯,见之吗,没有一个不如寒芒悬项。似乎有同感一般。

        那高壘不一会便被分食完毕。

        冥狱之中的凶煞之气也被清理了许多。

        李郸道这才推开狱门,君临天下。

        “城隍已死,尔等有何怨屈,可与本帝分说,本帝是非分明,必为尔等平冤昭雪。”

  https://www.dushuzhe.cc/book/27362/196217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c。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