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211章 飞鸽传书,北地马岭县

第211章 飞鸽传书,北地马岭县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正文卷第211章飞鸽传书,北地马岭县伏荼亭。

        扶苏自草堂朝着卓府方向而去,沿路遇到的黔首也都会亲切的和他打招呼。田圃内的菽豆已经微微泛黄,估摸着再过段时间便能大熟。就这几日便有诸多商贾来当地询问,就是想着收购菽豆,再运送至咸阳。

        “苏先生。”

        推门进来后,莲萍便作揖行礼。

        “不必多礼。”

        “少主来了封书信。”

        “嗯?”

        “到北地郡了?这么快?”

        卓草走前和他通过气,等他们抵达至北地郡后就会放苍鸽回来。这才过去不到五日时间,卓草他们就已经到了?

        他可记得卓草说过,他是没打算急行军早早赶过去。反正有半个月的期限,沿路就当旅游,游山玩水到处逛逛。果然,卓草的嘴骗人的鬼。嘴上说着游山玩水不着急,实际上背地里偷偷摸摸的急行军赶路。

        啧啧啧……真是老阴比!

        胡亥也是像极了他,嘴上说着学个屁,其实大晚上学的比谁都要认真。他这话直接把李鹿给忽悠瘸了,成天到晚跑工坊里泡着,成绩是一落千丈。昨日成绩出来,李鹿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还说被胡亥给坑了。

        “并不是……”

        “额?”

        扶苏接过麻纸,看到上面的内容后眉头顿时紧蹙。卓草并非是到了北地郡,而是暂且留在池阳县。当地秦吏官官相护欺压黔首,一户农家为此数年都只能住在茅草屋内。前不久又遭逢大风,卷走了屋顶。

        当地县令乃是屠睢堂弟,为屠氏族人。颠倒是非黑白,为此次案子的主谋。身为县令本该为黔首谋福祉,却暗中受贿索贿。仗着自己有靠山便横行无忌,几乎要把人给逼上死路。哪怕被卓草拆穿,却也敢当面颠倒是非黑白,简直是无耻至极!

        “简直是混账!”

        扶苏没来由的重重哼了声。莲萍则是面露诧异,古怪的望着扶苏。平时他和善的很,这股子气势倒是不同凡响。

        “咳咳!我说这上面的屠茗。”

        “嗯。”

        “卓君让我火速前往咸阳告知内史此事,至池阳县解决此事。如此吾还得先去咸阳一遭,麻烦莲萍帮吾告知稚生,就说这几日暂时放假,让他们自修。”

        “明白。”

        莲萍在府上多年,一直都帮着卓草打点,当地人也都将其视作是自己人。在卓草栽培下,她的能力其实也是极其出众,很多时候都能独当一面。府上若是没了她,光靠扶苏一人可扛不住。

        片刻后,扶苏便骑上戎马离去。

        池阳县的事绝非小事,甚至可以说牵连甚光。如果屠睢暗中袒护屠茗的话,那么屠睢都要受罚。而今北伐在即,屠睢偏偏又是裨将军,若他有问题的话还能参与北伐?

        秦国不知多少勋贵都盯着北伐,全都想着能担任将军出征捞军功。上将军的人选早早便已定下,他们心里头也都明白,除开蒙恬之外再无旁人能够胜任。可裨将军这位置也是个肥缺,屠睢能当,他们就不能当了?

        “苏先生。”

        还没走远,他就迎面撞见了英布。他后面还跟着黥痣等三人,都是野草镖局的镖师。旌旗随风飘动,除开野草镖局的名号外,还有株栩栩如生的草本植物。模样很独特,就是经验老道的老农都认不清。

        扶苏倒是认识,就是卓草府上种的油菜花。卓草说过,终有一日这生命力旺盛的油菜花会开遍整个秦国。

        嗯,明显是话里有话!

        经过他的解读后,他觉得卓草有个大阴谋!

        种油菜花是假,推行他的政见策论才是真!

        寄意于油菜花,啧啧啧……

        “回来了?”

        “嗯。”

        英布笑着点点头。他作为镖局的金牌镖师,这几日实在是忙的很。基本都是往返于咸阳和泾阳,每天商贾是络绎不绝。他现在收入也是高的很,可他并不满足于这种生活。

        卓草带走了韩信,可把他眼红的不行。他自告奋勇的也想跟随去北地郡,可是卓草直接就给拒绝了。还说现在镖局刚刚组建没多久,他作为金牌镖师怎么着也得留下来看场子。况且有他在也能保护当地人,免得后院失火。

        英布混了这么多年,心里头其实也都明白。卓草这摆明就是不信任他,就没打算带他去北地郡,更不可能给他机会单飞。包括很多事情,他也都不知情,只知道卓草他们藏着些秘密。只是卓草不说,他也不便多问,免得招人厌烦。

        他兄长黥痣倒是不在乎这些,反而还觉得现在日子比先前好过。隔三差五总在他面前嘀咕,说卓草对他们有再造之恩,以后可得好好报答他。

        “苏先生是要去咸阳?”

        “吾有要事,就先告辞。”

        扶苏可没功夫在这闲聊,当即扬起鞭子纵马离去。

        “看来苏先生有要事在身。”黥痣捋着胡须,满脸都是敬畏与羡慕,感慨道:“苏先生可称得上是卓君的左膀右臂,也难怪如此。布,今后可要好好做事,没准也能有今日。”

        英布只是冷冷的笑了下。

        就这?

        伏荼亭内,他也就瞧得上卓草。也仅仅只是对他的才能感到钦佩,但对卓草的志向是嗤之以鼻。明明有大才,却偏偏安于这小小的伏荼亭内。无数人红着眼抢夺的护军都尉,卓草刚开始还不乐意。明明有大把的机会去捞军功,却偏偏盯着那些蝇头小利。

        卓草如此,苏荷也是如此。

        明明有才能,竟甘心在草堂教导稚生?

        傻子!

        全都是傻子!

        官职爵位都不要,干这事?

        他听说卓草本想给苏荷申请个上造爵位,结果被苏荷一口拒绝了。当时他听说后,差点没笑出声来。

        怎的,这是当奴仆当上瘾了?

        白给个爵位都不要?

        像这种胸无大志的人,再有才能也难有所成绩。对于这类人,英布素来是嗤之以鼻。连这点追求都没有,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

        ……

        话分两头,卓草则已离开池阳县朝着北地郡方向而去。沿途走的并不快,一天的路硬是分成三天走。

        此刻已至正午时分,顶着炎炎烈日,卓草骑在戎马上迷迷糊糊的险些睡着。他是刻意放慢脚步,为的是等卓彘能赶回来。他们离开池阳县后,相关事务都交由当地县丞代劳。卓草便让卓彘暂且留在池阳,等内史或者相干官吏来后再追上来。

        “小草!小草!”

        卓草睡得正迷糊,便听到卓彘在后面嚷嚷着。

        “你这来的倒是挺快的。”

        “嘿嘿。”

        “池阳县咋样了?”

        “好的很!”卓彘憨厚的笑了起来,勒马走在卓草身旁,“小草是没看见,九卿的卫尉屠睢到了后是勃然大怒,差点拔剑当众砍杀了屠茗,把这夯货吓唬的尿了裤子。还有廷尉杨翁子,啧啧啧……人家真的是老当益壮。三下两下,直接抓出十来名秦吏。”

        “杨翁子?”

        对于这号人物,卓草倒是有所耳闻。史书载:使蒙公、杨翁子将,筑修城。西属流沙,北击辽水,东结朝鲜,中国内郡挽车而饷之。

        杨翁子其实就是廷尉杨端和的尊称,他与王翦年龄相仿。一生征战从未有过败绩,后来担任廷尉,同时督造长城。杨氏也算是秦国名门,深得始皇帝信赖。比方说五大夫杨樛,还曾受皇帝恩宠跟随巡游。

        他听说杨端和性格素来暴躁,属于是一点就炸的类型。自从接任李斯的廷尉之职,少说得有两三百勋贵大臣被其判罪。轻的流放,重责夷三族。即便如此,杨氏照样在咸阳是风生水起。

        没别的原因,人年纪摆在这,就算再不服气也得憋着。更别说杨端和有今日成就和地位,靠的是实打实的军功。从秦始皇正式执政掌权开始,杨端和便开始为秦国开疆辟土。攻魏取衍氏,攻邺取九城。与王翦联手伐赵,甚至还包围了邯郸。

        “咋咧?”

        “按理说不该是内史腾负责吗?”

        “听杨翁子说内史腾现在就顾着卖豆腐咧,就把这脏活累活交给他这位老人家。”

        “……”

        卓草隔着百里远,都能闻到股酸味。能写出为吏之道的内史腾,会是这种不管政务只顾蝇头小利的人?他干出这种事来还说的过去,内史腾是绝无可能。他估摸着是因为关中菽豆即将大熟,皇帝肯定把这事交给秦腾与治粟内史。

        至于杨端和这话?

        这摆明就是玩笑话,故意逗卓彘的。

        “老韩。”

        “怎么?”

        “现在到哪了?”

        走着走着,卓草便发现这条路颇为开阔。人烟稀少,两旁还都栽种着松柏。道路平坦寸草不生,哪怕下过雨也不会坑坑洼洼的泥泞不堪。这条路就是秦国修的直道,都以生石灰处理过。

        “此地应当是北地郡所属马岭县,距离郡城不足五十里。卓君,咱们明日应当就能抵达至郡城,想来上将军他们都已准备好。”

        “马岭县?”

        “对。”韩信点了点头,指向四周道:“此地地势开阔,在北地郡极其难得,还有片草场能用以放牧。屯兵戍守塞外的戎马,大部分皆会在此地放牧操练。”

        卓草对关中外的地区并不了解,便点了点头。遥望远处越来越近的城池,心中隐隐带着几分期待。他穿越这么多年,还是头遭出门远游。

        “话说为啥不在塞外操练嘞?”

        “塞外操练?”韩信古怪的望着卓彘,无奈道:“这几年来蒙恬以坚壁清野之策对付匈奴,塞外之地皆是荒芜。”

        “坚壁清野?”

        “你不懂?”

        “不懂。”

        “……”

        卓草无奈咳嗽,尴尬道:“就是把周遭草木全都砍光,如此大批胡人骑马赶来后就无草可食。这招李牧就用过,以此手段对付匈奴。是谓匈奴每来,出战。出战,数不利,失亡多,边不得田畜。憋了数年,最后一举大破匈奴十万精兵!”

        他记得这招最早记载于三国志内,实际上早早就有人用过。说不准就因为坚壁清野,导致后世黄土高坡形成。

        “哦哦,原来是这样……”

        卓彘点点头,自顾自掏出块肉脯大快朵颐。他打小脑袋就被牛踢过,对这些事素来是不感兴趣。反正他就跟着卓草混,总不至于让他饿肚子。卓草让他做什么,他去做就是。动脑子的活不适合他,他就随口问问而已。

        “我怎么觉得这怪怪的?”

        “怎么?”

        “沿路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啥情况?”

        “兴许是正值秋忙?”

        卓草蹙眉不解,拿起望远镜看向远处城镇。因为做工粗糙的缘故,看的是模模糊糊的,还有些许硝烟弥漫。

        “让开,快让开!”

        卓草正想着事,便听到后面响起阵急促的马蹄声。成建制的秦军纵马疾驰,速度极快,还能看到秦国王旗随风摇曳。遥遥望去,估摸着得有五十来号人。秦国五人为伍,二伍为什;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辖五十人。

        为首者年纪并不大,留着矢状胡,右髻苍帻。披着甲胄,手握秦国标志性武器长铍。胯下戎马还披有甲胄,甚至还有着极其完备的马具。像是马镫马鞍这些,竟是一应俱全。他们明摆着是训练有素的精兵,动作脚步整齐划一。个个都是七尺多高的壮汉,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其威慑力。

        “速速让开!”

        “诸位怎的如此着急?”

        “与你无关!”为首者眉头紧蹙,打量着卓草,“汝又是何人?难不成是胡人?!可有验传?”

        “放肆!”韩信抬起文书,“这位是护军都尉,泾阳左庶长卓草!汝区区个屯长,也敢无礼?”

        “护军都尉?”

        “左庶长?”

        “卓草?”

        卓草打量着面前三人,搁这说相声呢?

        “怎的,不像吗?”

        为首者连忙自戎马跳下,同时作揖行礼。

        “上将军帐下屯长,翎。”

        “免礼。”卓草挥了挥手,面露不解道:“好端端的为何这么着急?北伐在即,又为何要来这马岭县?难不成是要来此放牧?”

        “都尉应当是刚到,前方有匈奴偷袭。因为已点燃烽火,吾等靠的最近,便即刻来此看看。没成想却……”

        “有匈奴偷袭?”

        卓草顿时蹙眉,遥望前方城池。猛地想到每年匈奴都会趁着秋季果实累累,南下抢夺。原因倒也简单,匈奴以游牧为生,耕种这块并不擅长。他们是天生的骑兵,可谓是全民皆兵。为了熬过寒冷的冬季,这些匈奴就会想着南下掠夺。

        他们是充分发挥出骑兵的优势,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通过间谍情报找出秦国的防守薄弱点,然后暗中窜至边陲小城,掠劫一空后便即刻撤离绝不逗留。往往等增援赶至后,连马屁股后头的灰都吃不到。

        “那还愣着作甚?!先去看看!”

        人命关天的大事,绝不容怠慢。

        “我们走!”

        看到卓草狠狠扬起鞭子朝着前方窜去,卓彘当即是紧随其后。韩信看到后则是愣了下,而后也跟了上去。沿路走来,卓草始终都是不紧不慢的。按照他的说法,他这趟是出来旅游捞钱的,跑这么快做什么?

        路过沿途的城镇都要歇息,为的就是踩点。泾阳的油水有限,要想捞钱肯定得扩大产业规模。比如说搞点连锁产业,像是野草镖局就很不错。而且卓草也说了,骑马骑太快容易磨损。如果路途太过颠簸,还容易扯到淡。

        现在倒好,跑的比谁都快!

        卓草来至这个时代无疑是不幸的,但万幸的是他从未经历过任何战火。毕竟秦始皇登基掌权后,基本都是秦国挑起战事,战火都在别的地方。至于匈奴就更别想了,连进都进不来。

        只是他听说过很多事,都是关于战争的恐怖。他府上有个孤儿就是父母被匈奴杀了的,当时曾问过卓草,是不是他死了就能再见到他的父母?匈奴人极其残暴,男女老少都不会放过。有的被戎马活生生拖拽而死,也有的被踩踏成肉泥。

        当来至城前,卓草背后都开始发凉。

        瞳孔收缩,浑身都起了层鸡皮疙瘩。

        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片破败,还能听到阵阵的哀嚎痛苦声。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有的房屋还烧着熊熊大火。有妇人抱着已经断了气的稚童,不住的哀嚎着。

        还有衣衫凌乱的女子躺在泥泞的地面,白花花的一片夹杂着些许血红,显得极其刺眼。她就这么躺在地面上,双眸毫无神采。本该是最天真烂漫的脸庞,却布满了麻木和绝望。两条小腿遍布青紫,已是被糟蹋的血肉模糊!

        ……

        地面上被鲜血染红。

        有尸体,也有残肢断臂。

        不过三十步的距离,就有具年轻的尸体。或许是年纪不大的缘故,脸上还有些痘。只是脸上却透着恐惧,胸口插着根木箭,已彻底没救。

        “卓君……”

        “卓君?”

        卓草这才回过神来,犹如惊醒那般无力的转过头来。

        “卓君,我们该怎么做?”

        “别的事先不管,先救人!”卓草狠狠拧了把自己的大腿,咬牙道:“把带来的家伙事都拿出来,像是金疮药麻布桑根线……总之先救人!”

  https://www.dushuzhe.cc/book/29603/19621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c。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