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最长一梦 > 第九十八章 契仔

第九十八章 契仔

        翌日一早,张青六点起床。

        拉开窗帘,就能俯瞰整个维多利亚湾。

        虽然起了一个洋人的名字,但马上也是要回归祖国的大好山河,张青很是欣赏了片刻后才去洗漱。

        洗漱完,和赵蔷、王梓桐、花蝴蝶、张蓝一起去餐厅吃了早饭。

        “今天我和赵姐、师姐先去无线拜访王若林,再去《明报》集团见钟曲先生,  算是官方拜访,就先不带花姐和小蓝了。等回头请他们吃饭的时候,再一起见见。花姐今天和小蓝去逛街,这些港币你们拿着,多买点回去要送礼的。”

        吃完饭,张青拿出两沓现金来,递给花蝴蝶和张蓝说道。

        花蝴蝶忙摇头道:“你给小蓝就好,  我怎么能拿你的钱?”

        张青笑道:“算是工资了。”

        花蝴蝶还是摇头:“那也多了……”顿了顿有些自嘲道:“就算是工资,也不敢在这都花了。”

        她还有两个孩子,  还有年迈父母要养。

        若非穷到了走投无路,她也不会厚着脸皮去找齐平。

        张青温声道:“花姐,很快就会好的。”

        赵蔷也笑道:“安啦,你现在是我们杜鹃的头马,等出了专辑后,钞票毛毛雨啦!”

        张蓝、王梓桐在一旁咯咯笑个不停。

        ……

        “你这么大方?”

        等出了酒店坐上车往广播道行去时,赵蔷玩笑道。

        张青自己都不是大手大脚的人,吃穿用都不讲究。

        但刚才,他给张蓝和花蝴蝶的那些钱,加起来都超过两万港币了。

        就算在港城,月平均工资也远不到这个数。

        张青笑道:“穷家富路。再者,马上就要录音了,我的要求可能比较严,到时候难免发火。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对唱片公司了解的越多,越觉得资本的可怕。”

        赵蔷白他一眼,  道:“你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唯恐欺负了别人。你也不想想,  要是没有你的歌,  没有你的书,花蝴蝶的命运是什么样的。别说签十三年,就算签一百年她都愿意。”

        王梓桐也道:“何止她的命运,连我也是。”

        中戏毕业的人每年几十上百个,算上全国的艺术学院,这个数字还要扩大十倍不止。

        而每年能冒尖儿的也就那么几个,大多数都是默默无闻。

        像她这样刚毕业就能拿到这样的资源,屈指可数。

        张青还是摇头道:“赵姐,就算这样,三七分成是不是也太多了?我一直以为是五五,好歹弄个四六也好看些。”

        他都不好意思去见杨凤梅了,王梓桐居然也得签三七分的经纪约。

        赵蔷却没好气道:“以后经纪约的事你少管!我算看出来了,经营方面你一点也不天才。你以为签一次就管十三年?我告诉你,如果今年花蝴蝶爆火,最迟后年,就得换约。就算她再念旧情,后年三七就得变成四六,过两年,就是五五。再过两年,  就得是倒过来四六,她拿六,我们拿四。然后七三,最后是她八我们二。所以,要有余地的。你师姐这边一个道理,不要把私情放在公事上。”

        王梓桐也劝道:“这件事听赵总的。公是公私是私,混一起最后两面不讨好。”

        张青明悟,笑道:“处处是学问啊,了解了。”

        出租车司机忽然笑道:“当老板点能有这样的好心?好心发不了大财啦!”

        张青看向前面,微笑道:“这位大哥,那怎样才能发大财?”

        司机哈哈笑道:“当然是学乔北严啦!你不要看我现在开的士,以前我也是无线的演员。可是六叔实在是太抠门啦,演员当打工仔用,不发片酬,发月薪。一个月三四千,丢他老母去了房租乜也不剩,几多惨啦!要不然当演员多光鲜,运气好就红了,边个会开的士?的士老板也克扣的好惨啦!”

        一直等下车的时候,这位司机还在哭穷。

        等下车后,赵蔷笑道:“看到了么?你信不信要不是从半岛酒店拉的客人,他连一句话都不会说。”

        张青笑道:“多亏了你。”

        赵蔷笑道:“是吧,所以下次给你买衣服的时候,不要再推三阻四了。人靠衣服马靠鞍,先敬罗衣后敬人。”

        说着,她上前替张青理了理衣领。

        张青笑道:“总还是要避嫌嘛,我和赵姐又不一样,你还没男朋友,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靠!”

        一句话差点绝杀了赵蔷,赵蔷抬手往张青肩膀上抽了下,随后自己又绷不住笑道:“不用你说,我有自知之明。”

        她虽也算官家子女,可是和齐娟相比,差的太多。

        更何况,年纪也大七八岁。

        王梓桐在一旁哈哈笑道:“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还没怎样,就被人吃的死死的……嗯?不对,怕是有怎样了。喂,青弟,你们到哪步了?”

        女人八卦起来,都不带分场合的,赵蔷都眼睛放光的盯着他。

        张青哼哼一声,看了看眼前的街道和大楼,感慨道:“这就是五台山啊,果然看甚么都不可貌相。”

        不到一公里的街道,几乎一眼可以望穿,却云集着三家电视台,两家电台,无数脍炙人口的电视剧在这里诞生,无数金曲由此覆盖整个亚洲。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大概就是如此吧。

        因为先前有过预约,所以到了门口报给前台后,很快就有人领着三人乘电梯上楼。

        一路上,到处可见光鲜靓丽的女孩子说说笑笑。

        而张青迥然于港城本地男生的气质,也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

        尽管他在西疆算是清秀文质的,但戈壁的风沙早已浸透了他的骨子里,是港城男生所没有的。

        一直到了六楼,文秘敲了敲门,得到答应后,才打开门,引着两人入内。

        “哈哈哈!哎呀呀,金镛先生,少年奇才,少年奇才啊!”

        王若林亲自起身相迎,肥大的身躯看起来有些笨拙,但总给人一种历经江湖的感觉。

        张青浅鞠躬,问候道:“王老过奖了,我是看王老拍的电影电视长大的,尤其是电视。我一直以为,王老是第一个将电影拍摄、剧本与武打技巧引入电视工业的人,使电视行业有了重大的突破。”

        王若林闻言更高兴了,哈哈笑道:“看来小友对影视行业果真有了解,坐坐,快坐。”

        等一行人落座后,秘书进来倒茶。

        王若林则趁机再次打量张青,感慨道:“真是太年轻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张青微笑道:“王老,这次来拜访,有两件事。一是感谢王老慧眼相识,看中了《射雕》,才有了这样的机会……”

        这不是客气话,港岛本身就出武侠大师,钟曲的小说,被誉为武侠圣经。

        如果不是为了两岸合拍的名头,赵蔷又找了关系,再加上《射雕》人物实在鲜明灵动,适合拍戏,无线更好的选择,其实是钟曲或者司徒林的小说。

        王若林闻言很是高兴,人行下好去,哪怕不指望对方报答,起码对方能认这件事也是好的。

        可现实中却是,许多好行了下去,回头对方还嫌你沾了他的光。

        起初张青让赵蔷来要角色时,王若林还以为张青就是这种人。

        没等他客气两句,就听张青继续道:“还有我师姐的事,也着实麻烦王老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又给王若林鞠了一躬。

        王若林笑的和弥勒佛一样,连连摆手道:“欸,小友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其实以小友的才华,捧红一个演员,轻而易举。你那番请求和威胁的话,很打动人。这件事就不多说了,第二件事可是想看看成片?”

        这部剧要等到明年才能开播,而且争取内地、港城同时播出,作为港岛回归的献礼。

        这其中的分量太重,张青关心成片,也可以理解。

        毕竟一旦播出后,张青在圈内的地位,可谓一步登天。

        张青摇头微笑道:“王老所出,必是精品,我岂有放心不过的道理。这次来,就是想……”

        话没说尽,王若林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就见一中年妇人搀扶着一个老者进来。

        老人已近九十岁高龄,但精神颇佳,见面居然行了一个武林人见面的拱手礼,玩笑道:“金大侠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张青起身避开这一礼,随后深鞠躬道:“后辈晚生张青,见过乔先生!”

        此人正是中国影坛的活影史,乔北严先生。

        若只如此,还不足以张青行如此大礼。

        但张青西疆额旗县所读的中学,就是乔北严老先生所捐建。

        从八十年代中期起,这位被人诟病吝啬一生的乔北严,以平均每年一个亿的巨额捐款,捐赠给内地教育界,建起了数以万计的北严楼。

        八十年代的一个亿啊!

        多少贫寒学子因此受益,这一点,是大城市长大的孩子无法体会到的。

        乔北严、王若林都纳闷,怎行如此大礼,还是王梓桐知道的多些,道:“六叔,李姨,青弟……张青出身西疆偏僻之地,那里教育资源匮乏,读书很苦。他从小是在六叔捐建的学校里读书长大,后来才考上内高班,到内地读书的。就算在内地读书,也有六叔您捐建的教学楼。”

        六叔,是江湖上对乔北严的敬称。

        赵蔷适时明悟:“怪不得听说是无线拍片,张青非要一块钱卖剧本。我原本以为是拿这一点炒作,没想到他又不让声张,原来还有这重渊源在这。”

        这一下气氛又大大不同了,乔北严这样的老江湖都难免神情动容起来,到了他这个地步,钱不钱的早已不看重,可这种事,却最能打动人心。

        看着张青满怀感恩的赤诚目光,老人大为感慨道:“好啊,好啊!原本只想为国家尽一些绵薄之力,不想竟然培养出来这样的人才来,可见心血没有白费。这是我近年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也是最中意的事。青仔,好好做!”

        相伴几十年的红颜知己李芳洁看出乔北严是真激动了,这个大陆仔的横空出世让老人充满了成就感,她心中一动,忽地开口笑道:“六叔,既然这么中意这个后生,何不收为契仔?”

        这两年因为乔北严决定和她结婚,几个儿女已经彻底不来往了,膝下连个正经晚辈都没有,好不凄凉。

        收个没有什么利害关系的人当契仔,想来可以宽慰乔北严孤凉的心。

        ……

  https://www.dushuzhe.cc/book/38667/218678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c。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