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都市神话复苏 > 第九章 风潮之暗流狂涌

第九章 风潮之暗流狂涌

        北路,长亭街

        夜晚的长亭街,霓灯闪烁,灯辉交映。

        它像是充满魔力一般,可以使每个进入这里的人,忘记一切的烦心琐事,过上醉生梦死般的生活。

        这里......是人间天堂,一个专属于有钱人的天堂。

        长亭街上,他疯狂的笑着,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而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他的梦想终于化为了泡影,就像泡沫一样说没就没了。

        他的努力,他的刻苦,无数个日日夜夜借酒消愁,将一切的伤痛埋藏在心底,似乎在这残酷的事实面前都不值一提。

        “我能有多坚强,我又不比别人多一个心脏......”他瘫到在地上痛哭着,嘶吼着。

        满腔的怒火,只能无奈的化为如猫叫般的哀嚎一声,便化作悲意席卷全身,将他整个身体淹没,手中的酒瓶也终于跌落,晃荡着身子滚到了街的一边。

        几个月以来,他一直被恐惧丶孤独所包围着,他整日生活在无边的恐慌中,他觉得自己快疯了,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早就疯了。

        “我一定是疯了......疯了......”他呢喃着,声音沙哑干枯:“如果我没疯,那疯的一定是这个世界。”

        街边行人匆忙,没有人会去看他丶问他丶管他。

        这里是人间天堂,一个让所有人为之着迷沉醉丶可以让他们实现所有欲望的天堂!

        任何的,负面的情绪在天堂都是罪恶的,不可饶恕的,凡是负面影响,在这里都应该被消灭......

        叶云明走在街上,将一切收在眼底,这里到处充斥着腐败堕落的气息,浮华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肮脏丑陋的黑暗。

        他不喜欢这里。

        这里的大部分是没有觉醒异能的普通人,只有钱的普通人。

        因为在这里他们可以用金钱换来他人的生命,可以用金钱换来等值的物品,可以用金钱换来他们这辈子最想杀的人的人头。

        右手边,一个醉汉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叶云明提前避开了,醉汉眼瞅着没撞到人,破口大骂:“臭小子不知道看路吗?撞到你爷爷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叶云明没有理睬,他已经见惯了这里人生活的规则,迈步离开了此处,留下身后的的醉汉还在破口大骂

        这类人空有一条命,对他们来说今天他讹到一个人就是赚到,也不在意自己什么时候死掉。

        能潇洒一天就潇洒一天,被讹的人要是因为生气动而手打了他们就更符合他们的心意了,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拿到更多的钱,足够他们在嚯嚯一阵子。

        环顾一圈,叶云明走进了长亭街西路边的一条岔口,直接来到了素朴古音酒馆门口。

        进入之后,酒香扑面而来,没有各种劣质酒精混杂在一起的乱七八糟的味道。

        只是一楼的大厅人员很多,显得有些混乱,并且声音也有些大,像极了不法分子的窝点。

        来到前台,叶云明付了少量金钱,从服务员那得到了今天来酒馆的人员名单。

        一排排密密麻麻全都是,向后面翻去,终于在最后一页找到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叶辉,这倒是让他省去了再跑一趟蓝调巴黎酒馆的时间。

        而名字记录在最后一页,说明那个男人刚来不久,叶云明有足够多的时间去处理他们之间的事。

        想了想,叶云明指着名字询问柜台的服务员他的位置后,径直走向了酒馆二楼。

        “这么小就来混酒馆?小鬼有出息啊,跟着我混怎么样?保证你天天有酒喝。”穿过大厅时,站在两侧的酒鬼还不忘调戏他。

        “就这小身板,能喝吗?先回家换上纸尿裤吧,哈哈哈哈。”

        “该不会连酒都没喝过,就学着别人耍帅来酒馆玩吧?别到时候哭哭啼啼的跟个小姑娘似的跑回家去了。”

        众酒鬼纷纷大笑着,酒后调戏恶作剧别人是他们的常态,别人的下酒菜或许是花生,凉菜,但是酒馆里面的这些酒鬼不一样,看着别人出嗅就是他们最好的醒酒方式。

        叶云明沉默着走向楼梯,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他也没准备说,对付这群酒鬼的最好方法,就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他们自己就会自讨没趣接着喝酒。

        而如果一旦接了话,那就完了,他们不会再留给你溜走的机会,反而会一个个把你围起来,紧紧的盯着你看。

        直到你感觉害怕,他们才又“哈哈”大笑起来,接着想法子起哄,没有到他们酒醒或者再来一个新人则是不会放人走的。

        叶云明第一次来这个酒馆的时候,被一群酒鬼围着笑了一个小时才放他离开,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群酒鬼的脾性,不知道如何去应对他们。

        “晦气!”离楼梯口最近的酒鬼,看见叶云明踩上了楼梯都没有搭理他们,心中知道是没戏了,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恶意。

        “来来来,碰到个扫兴的小鬼,接着玩,接着玩,不管他了。”一个酒鬼高呼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刚刚猜点输了,需要连罚三杯。

        “两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左飞飞,右飞飞......”另一侧的两个酒鬼,双手变成翅膀,作出从左飞到右的动作后,喝的一声:“飞!”

        一个剪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块拳头

        出拳头的酒鬼大喜,将手中的酒喝了个干净,他输了五局,这回终于扳回来一局,走到二楼的叶云明都能听见他那毫不克制的笑声:“五杯,一杯不能少,全得干了!可别想着赖账啊!”

        酒馆的二楼整体看起来似乎不错,空间要比一楼大厅小上一些,人不是很多,空气中的酒精味淡了不少,连带着呼吸都轻松了许多。

        二楼相比于一楼客厅,要更加精致安静,没有劲爆的音乐和勾人心魄的小姐,坐位也是统一采购使用的大沙发而非一楼的高木凳和连凳。

        每张沙发前还都配有茶桌,调好的酒都摆在上面很方便,这样的环境设置简直与楼下不像是同一个地方。

        叶云明上了二楼后,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最里面那个角落沙发上的男人,几年了还是这个位置。

        他曾好奇的问过调酒师为什么每次都是他坐在这个位置,调酒师说以前有别人做过,但都被这个男人给打跑了,这也确实是他的风格,是他会干出来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素朴古音没有把他赶走,明明他穷的连入场费都付不起,而且还公然在酒馆闹事,叶云明在心里想着,手里拿着调酒师刚调好的鸡尾酒,坐在了男人面前。

        男人低着头起初没有反应,似乎在发呆,等回过神来他感到有些诧异,对有人还敢坐在这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随后就是不可抑制的愤怒。

        他捏着手中的酒杯,逐渐的抬起头,想要给对面来一个爆头开个花,让对面见识见识他的厉害。

        当叶云明的脸庞映入男人的瞳孔时,男人明显的错愕了一下,他尴尬的将举起的酒杯凑到嘴边喝了一口,借着酒劲再次恢复了平静。

        他这时才注意到叶云明手中拿着的酒杯,他急忙的抢过来说道:“这东西不好,小孩子别碰。”

        像是担心他再次抢回去一样,男人直接将这杯刚调好的鸡尾酒喝了。

        “这酒不行,不适合男人喝,味淡,太娘们了......”男人喝完还不忘点评两句,但又生怕叶云明学上,皱着眉道:“当然我这可不是在劝你喝酒啊,只是觉得这调的酒型不行,你可千万别试,不好!”

        加上了后面两句,此时的样子哪还有之前半点威风的模样。

        “说实话,我没想到你今天居然会来看我啊,这让我实在是太开心了......对了,你晚饭吃过没啊?饿没饿?要不我带你去吃点,就楼下对面的那家烤肉店,味道真的棒,自从吃过了他家烤肉就不想再去别家了,搞得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放了什么违禁品......”

        男人自顾自的说着,也不顾自己的话有没有得到回答,像是永远有话,怎么也说不完一样。

        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个话痨,但只有男人自己知道,他只有在面对叶云明的时候才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着一个人喝酒。

        叶云明默默地看着他,男人很好看,一点老的迹象都没有,五官很端正,脸部洁净的不像个男人,反倒像女人,一点胡渣和痘痘都没有。

        发型则是那种中世纪庞帕多发型,头发两侧并没有剪短,而是选择和前额头发一起梳上去。

        其实这跟大背头也没啥区别,只是男人觉得大背头不好听,没有庞帕多发型说起来逼格高。

        而叶云明显然也遗传了男人的基因,脸部一样洁净如女生,很好看。

        明明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很文明的人,却从来没做过一件对这个家有帮助的事,反而因为男人导致这个家支离破碎,说一点怨气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叶云明突然打断了男人喋喋不休的话:“我吃过了。”

        “吃过了?吃过了好啊,不能饿了肚子......”男人一点都没有在意话被打断,接着滔滔不绝的吹嘘着他曾经的那些故事,而叶云明也像是存了心报复,平静道:“还喝酒了。”

        男人一愣,这时终于停下了说个不停的话,转而变得纠结起来,双手缠在一起不断搅动,像是思考着该如何开口,这一沉默就是好久:

        “嗯......喝酒啊......嗯......喝酒好啊,喝酒这不说明你长大了吗,世上哪有男人不喝酒的?好事......”

        说完又是长久的沉默。

        “不过以后再喝酒就少喝点吧,能不喝最好,这东西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别学我......”男人的声音很小,没了先前的底气。

        似乎是意识到叶云明已经成长为大人了,不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可以随意训斥的倒霉小孩,最后更是怕叶云明听不进去,又加了句:“我这是为你好。”

        叶云明的怒火像是被句话点燃了,几年以来藏在心底的所有委屈如涌泉一样喷薄而出。

        他狠狠地看着男人,他不明白为什么男人到了现在还能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副关心他的样子,话说的那么好听,还不是连手中的酒都舍不得放下。

        哪次不是一边骗着他,然后转头就烂在酒馆里了,就连自己上学的学费都是到了下学期,才凑够了钱去补上上学期欠下的学费,还当他是三岁小孩吗?

        叶云明小时候也想像别的小朋友一样,幻想着爸爸能够带着他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玩小孩子最爱玩的碰碰车,足够刺激吓人的鬼屋,还有可以使人飞在天上的跳跳床。

        而妈妈则是一脸笑意的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们,时不时得再拍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两张她觉得很好看的照片。

        可结果呢?

        男人突然惊醒过来,瞪着叶云明,毫无底气的质问道:“这个时间你不应该还在学校上晚自习吗?臭小子你逃课了?”。

        果然,还真是一点没变,男人只会顾着自己,说什么为他好全是骗人的,连他什么时候毕业都不知道......

        “够了!”叶云明朝着男人嘶吼。

        男人沉默了一会,最后似乎妥协了,终于在心里说服了自己:“行吧行吧,哪有学生不逃课的?不逃课的学生那还能叫学生吗?不过逃的多了也不好,肯定会被校长记过,下不为......”

        “你有完没完?”叶云明怒火终于爆发了。

        “口口声声说着为我好,在我六岁时候你一句话没说,就跟别人跑到船上去两年了连一个消息都没有,更别说寄回来一分钱,我和妈妈差点饿死你说这是为我好?”

        “为我好,第三年你冷不丁突然从船上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和妈妈吵架你说这是为我好?问你怎么突然从船上回来了,结果你说只是单纯的因为你想家。”

        “你知不知道我和妈妈都以为你死在船上了?想走就走,想回就回,这就是你说得为我好!?”

        “为我好,什么都为我好,你知不知道你走了妈妈在家等了你三年也没有改嫁?可你都做了什么?

        “一分钱没带回来就算了,第一件事就是和她吵架打仗,这个家现在支离破碎不正是拜你所赐么?这就是你想要的是么?这就是你嘴中口口声声说着的为我好?”

        “相比于你嘴中说着的为我好,要我说你就应该死在那艘船上不该回来,你不回来我过得要比如今好的多的多,这才是真的为我好。”

        叶云明胸膛起伏着,情绪很激动,几句话如狮叫般吼出,他很久没有这么愤怒过了。

        他也很想好好的哭一场,但是他不愿在男人的面前哭,他不想在男人露出他脆弱的一面,所以他只能向男人展示出自己凶狠的,愤怒的一面。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男人始终沉默着,手紧紧攥着酒杯,好像这就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对不起。”男人显得有些痛苦,低着头喝酒,三个字仿佛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来,声小如蝇蚊。

        “对不起有什么用?对不起能把我妈妈还回来吗?对不起能把我缺失的童年还回来吗?对不起能把我现在的性格改变吗?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说对不起?”

        叶云明心情已经平复,他就是想看男人窘迫的姿态,想看他懊悔惭愧的样子,以此来抚平心中的平衡。

        男人摇了摇头,看着已经空掉的酒杯像是想起了在船上经历的那些日子,和酒一样的空洞乏味,轻声道:“你不懂,你现在还小。”

        “我一路蹒跚坎坷前行,走过这条烦恼不断的路途......”吧台的调酒师闲了下来,躺在长椅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放起了音乐《travelinglight》--轻装前行。

        曲调欢快明了,剑拔弩张的气氛顷刻间烟消云散,叶云明将目光转向窗外,水珠“滴滴答答”的一滴接一滴沿着窗檐下滑从他眼前溜走,屋外竟是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

        “我被格雷斯学院录取了。”叶云明忽然对男人说。

        男人惊诧了几秒消化这个信息,然后好像忘记先前的爆发与冲突,突然大声放肆的笑着。

        声音盖过了调酒师放的轻音乐,引来了二楼不少人的围观与指指点点,吸引了所有充满恶意的言语。

        但他一点也没有在意,激动的拍着叶云明的肩膀:“好!不愧是老子亲生的,跟你老子当年一样有实力,想当年老子......”

        叶云明沉默着不说话,男人又开始吹嘘着他那以前的“战绩”,其实听过的人谁都知道那是假的。

        男人说他骑过会喷火的火龙,喝过可以长生不老的蛇血,宰过长着九个眼睛的西方天使......

        叶云明对男人说的吹嘘不感兴趣,在他看来这不过是男人绞尽脑汁在他小时候想出来哄他的故事,可现在还有什么好拿出来摆弄的呢?他早就不是三岁小孩了。

        窗外白茫茫一片,玻璃上全是雨水留下的水痕,已看不清外面的街道。

        叶云明静静地望着外面逐渐变大已经“哗啦啦”一片如银幕般的雨水,耳边传来男人不断吹嘘自己曾经“辉煌”事迹的故事,“辉煌”到只有三岁小孩才会相信的故事......

        龙溪河,龙滩水库

        白天来这能够看见三山环绕,高低错落的树林,放眼尽是绿植,清翠温润,满山春色,夜晚则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如进入了黑洞内部一般。

        忽然,壮阔的,震撼人心高达数千米的水柱突然从水面冲出直达天际,两侧的湖水不断发出“啪拉”“轰隆”的巨大声响。

        水柱的高度达到了极限开始坍塌下坠,湖水飞流直下直直的砸向地面,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爆炸声,水柱的消失露出了裹挟在水柱里的巨大黑色影子。

        恐怖的,庞大到遮天蔽日的生物,身体布满黑色鳞片,它破水而出,鼻息间冒出浓厚的雾气,整个龙滩都变成了雾的世界,仿佛龙滩因为“雾”所以而存在。

        它仰天发出尖刺的叫声,从腹部传出一道模仿来还很是生硬的人声,低沉而震颤人心:“吾......王!”

        (本章完)

  https://www.dushuzhe.cc/book/40976/218677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c。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c